从一夜爆红到难逃一死,烧光数亿元后,这个网红产品还是凉了(组

从一夜爆红到难逃一死,烧光数亿元后,这个网红产品还是凉了(组

这两年,国内各大景区中出现了一种“怪相”,就是在自己的地界里,如果不建一座玻璃桥或是玻璃滑道,和别人一比就会感觉没面子,仿佛自己就成了“落伍”的那一个。

而游客们似乎也对此习以为常了,花一笔并不算少的钱,在高空栈道上逗留一会儿,然后拍下一段小视频上传到各个平台,逐渐也成为了一种社交时尚。

于是,景区靠着玻璃桥、玻璃栈道等项目,一年多赚数千万,过上了滋润的日子,游客打卡各地的“网红”玻璃桥,证明自己艺高人胆大的同时收获点赞无数,一个赚钱,一个开心,二者可谓是一拍即合。

但这样看似和谐的日子,恐怕快要到头了。

去年3月以来,河北就开展了高风险旅游项目专项排查整治行动,省内25家景区的32处玻璃栈道类项目全部停运。

继河北之后,黑龙江、湖北、湖南、江西、广东、福建等地方的部分玻璃桥项目,也遭遇了同样命运。

从风行全国到被大范围叫停,我们也不禁思考,所谓的“网红”玻璃桥到底发生了什幺?

01.

泛滥趋势愈演愈烈

玻璃桥不断被玩出新“花样”

其实世界各地的玻璃栈道项目,最早参考的都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的U形观光台,它以94根插入14米深石灰岩壁的钢柱作为支撑,桥身可承载2万人的身体重量,是世界着名的“空中走廊”。

几年以后玻璃栈道犹如雨后春笋般开始出现于中国各地景区,而将玻璃桥推向全国的导火索,则是大名鼎鼎的张家界。

2016年,张家界修建了全国第一个玻璃栈道“云天渡”,桥面长375米,宽6米,桥面距谷底相对高度约300米,一举创下了世界最高最长玻璃桥等多项世界纪录,再加上张家界的知名度,一时间全国皆知。

此后,“云天渡”一度张家界热门景点之一,旅游高峰期限定每天接待上线8000人,而且还需要提前预约,最火爆时,票价都被黄牛炒高了6倍。当时景区不少管理人员都认为,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带来了井喷式的游客增长,相当于重新再造了一个武陵源和天门山。

张家界玻璃栈道的大获成功,也让其他景区纷纷把玻璃桥项目提上日程。据统计,随后几年时间里,光是“玻璃桥”在全国景区内就开了2300多个,各地玻璃滑道、玻璃漂流等项目更是不计其数。

而各个景区为了凸显特色,也使得原本简单的玻璃桥,被玩出了各种新的花样。

比如位于河北的红崖谷景区,投资上亿元,建成了号称“世界最长、跨径最大的悬空式玻璃吊桥”,刷新了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创下的世界纪录,而且当游客走到中间时,桥面还会左右晃动。

还有位于宁夏沙坡头景区,横跨黄河两岸的玻璃桥,号称是“国内首座全透明3D玻璃桥”。

这里原先只是普通的悬索桥,2017年景区投资2000万元,将原有木板替换为钢化玻璃,既有常见的通透玻璃,也有呈现3D效果的玻璃。

这些结合了刺激、冒险、新奇的新项目,对游客来说有惊人的吸引力,从而直接引爆了线上,迅速成为“网红”。

在各大短视频平台上,一搜关键词“玻璃”,弹出来的播放量也都高的吓人:

排名第一的是“玻璃栈道”,共有2.7亿次播放,3.1w个视频;紧居其后的是“玻璃桥”也有上亿的播放量,1.8w个视频;玻璃滑道、玻璃漂流的播放量也很多。

一时间,仿佛只要冠上“玻璃”的名头,数据也差不到哪里去,而到了现实中,这些景区网红游乐项目也如同“会传染”一样,一开十,十开百。

而各个景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也都把玻璃桥当成了景区的必备项目,于是,各种玻璃项目便渐渐有了泛滥的趋势。

02.

监管部门出手,大批玻璃观光项目遭封停

我们知道,一辆车如果开得太快,一旦前方发生危机,即使猛踩刹车,也需要很长的制动距离。而光速成为网红的玻璃栈道也是如此,在盲目的相互模仿中,玻璃桥和其他曾经爆火的网红产品一样,逐渐走向了失控的宿命。

看到十几人滑出冲进了树林。

屡次发生的玻璃桥、玻璃滑道事故引起了监管部门对玻璃观光设施安全性的关注,而那些主打玻璃观光的景区,自然也就被按下了“暂停键”的按钮。

而另外一点原因就是,在各景区争相上马玻璃栈道项目之时,这些项目出现了严重的产品雷同问题。

就像《北京晚报》在评论玻璃桥时所说的一样,“旅游同质化是个老问题了,仅以玻璃桥而论,那也得是桥下有景可看才能源源不断地吸引客流,否则,只是高空踩玻璃图个新鲜刺激,这份红利很快就会吃完。就算不被叫停,游客也会用脚投票的。”

一个没有特色、底蕴的景区,仅仅依靠全国雷同的噱头产品,要维持长久的热度,无异于痴人说梦。

哪怕是先天条件优越的景区,如果没有能让游客满意的质量、管理和服务,随着口碑崩坏,也迟早会走下神坛。比如“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的茶卡盐湖、稻城亚丁等等。

所以,那些以“刺激”“网红”为噱头的景区其实也更应该想想,除了开发能带来短期利益的惊险项目外,是不是还能做些其他保证自己长期利益的事情。

比如,提供更好的服务。

04.

结语

中国还有太多景区只做一次性买卖,说白了,它们眼前只有短期利益,而从来不考虑长期收益。

还记得那个方便面60元,不给小费就关人暖气的雪乡吗?有人计算过,当时在雪乡旅行,如果团费加带卫生间的标间,再加吃饭,还有那些所谓雪地摩托的收费项目,人均一天就要9500元。

这样的景区可能比玻璃栈道更需要整顿。

说到底,像提升设施、景区质量,以及管理和服务水平这种工作,和宰客、开发惊险项目相比,难度大多了,谁也不愿干这见效慢的辛苦活。

但我们相信,景区如果肯沉下心打好基础,投资回报率将超乎想象。

未来,希望惊险项目对于中国的绝大多数景区而言,只是锦上添花,而不是盈利的唯一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