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不一定是「公义」

旺角骚乱事件,其中为人注目的主角梁天琦,有关审讯亦已完成,陪审团也作出裁决。
 
控方律师在结案陈词时向陪审团这样说:

法官在引导陪审团作裁决前,也这样提醒他们,要处理的是刑事罪行,而非民生及社会争议,纵有良好动机,也不是脱罪的理由。
 
律师或法官所说的,就如终审法院外的正义女神(Lady Justice),她手持天秤、长剑和被蒙上双眼,分别代表着公正的审判,用法律制裁,不受干预、平等和一视同仁的判决。

但是依法执行和裁决,最多只能达成「公正」,但是否「公义」则是另一回事。(虽然「公正」(just)与「公义」(justice)有密切的关係。)

一,制定的法例是否合理和合乎公义?例如公安条例中有关非法集结罪和暴动罪,由殖民地政府所订立,但早已备受联合国所指,认为不符人权中游行和表达的自由。97后临时立法会更加上游行必须获警方发出的不反对通知书。最近有关立法会选举资格、宣誓等,经释法后更含糊不清,主观判断成份佔多。
 
二,执法是否公正公义?近几年,警察的执法和在法庭上提供的口供是否公正已多番受到质疑。此外,刑事检控由律政司指示,近年受政治因素所影响。就是次旺角骚乱案,特区政府对事件还没有深入调查,便将事件定性为暴动。律政司以暴动罪检控被捕者,而不是常用的非法集结罪,其目的明显是要对被捕者判以更高刑罚。另一方面,在事件中,警察所用的暴力亦备受质疑(例如警察向示威者掷砖回敬,拘捕和殴打记者等),但直至现在,都没有跟进,不了了之。
 
三,暴动罪的确立与破坏社会安宁有关。但比对是次所发生的骚乱与过去一些类似事件(例如66年的天星小轮加价引起的骚乱,67年左派的暴动和2005年韩农反世贸骚乱等),持续时间只有一晚,警方没有施放催泪弹等,所谓的破坏程度实在不大。在发生骚乱后不久,社会不少有识之士已联署要求特区政府对事件背后的社会因素作出深入调查,不要草草将之定性为暴动。但特区政府均不予以理会,其政治目的是明显的。

更值得问的是:是次暴动与破坏社会安宁,究竟是鸡先抑蛋先?

香港回归20年(政治不正确的描述),特别在梁振英的管治下,经济发展受金融风暴沖击,中港融合引来两方面人士对立,贫富差距越来越严重,人大释法阻碍民主进程,建制与非建制的对立,雨伞运动⋯⋯等,社会越来越撕裂;加上中共进一步插手香港事务,国民教育推行,强行要求年青人「爱国爱党」,更令年青人不满。旺角骚乱事件实在累积的怨忿所爆发出来的。
 
「治乱世用重典」,但现在是乱世吗?特区政府在这几年不断拘捕示威和反政府人士,如参与雨伞运动的学生,抗议东北发展的示威人士,和是次参与骚乱人士,法庭裁决社会服务令不够,还要上诉要求对被捕者加刑。是次用暴动罪检控示威者,目的都是要打压异见人士。但是将他们送进牢房,是否能带来社会和谐,创造公义的社会吗?
 
怎样才算是公义?这实在难以界定。除了对犯法者施予惩罚外,更是要保护社会中的弱势社群,免他们受到压迫。个人更相信这是圣经中所强调的公义。当然人会问:「谁是受压者?」不少欺压他人的人,往往也会认为自己是受压者。就好像不少商界人士认为劳工阶层要求多一点福利,就是想「连他们身家也要取去」。所以耶稣这样说:「你们想要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马太福音七章12节)个人更认为,这是对公义最好的解释。没有将期望人待自己的同样对待他人,就是不义。

可惜的是,今天有权势的人,往往对自己所做不合理的事,例如劏房、僭建、「杀无赦」,中国内地对维权人士的打压,打伤记者等事,要人予以体谅、包容,「奇怪,很难相信会发生」等处理;但对于反对者,则予以打压。这是公义吗?

在囚车上的梁天琦。何君健摄

梁天琦被裁定暴动罪和袭警罪成,会被判以监禁。无论他被判的刑期有多久,相信不少香港市民都会等待他出来。无论「地有多厚,天有多高」,香港人会继续与他同行,争取社会的公义。
 
个人的祷告是:「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公义如江河滔滔。」(阿摩司书五章24节)